0SKHohh  

作為一個老師,我一直恪守的原則,是不把自己的宗教、政治等事物的價值判斷強加於學生。課堂內如此,課堂外亦然。由於自己並非政治經濟的專家,對於不完全懂的服貿議題,一直都不曾做任何評論。對於政治,這些年來也很少評論。

自從 3/24 學生在政院被部份警察施暴驅離後,在臉書上看到許多同學跟爸媽出現了激烈的爭執。有的是被爸媽威脅不得去立法院,有的是在臉書轉相關文章被爸媽罵。許多爸媽跟同學說:

「他們都是被在野黨煽動的!」

「學生就是盡本分,乖乖念書就好!」

作為一個老師,我想我有義務跟爸媽們報告一下我所看到的實際情況。

我由於常寫文章跟學生們交流互動,所以這幾年來我的臉書有很多大學生,好幾千位分布在不同的大學跟科系。每天在臉書上第一手的看到這許多學生的臉書言論、動態,幾年下來我對台灣一般大學生的想法,有相當深刻的觀察與了解。

這些年看著同學們在臉書上的動態,我心裡一直覺得很憂心,也很難過。為什麼呢?因為大部分同學對於這塊土地非常冷漠。每天在臉書上看到的,都是他們在玩 Candy Crush 或神魔之塔的遊戲動態。他們動不動就幹譙台灣是鬼島,言談之間總是對台灣的低薪、高房價充滿無奈、憤恨的情緒。整個社會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情越來越多,讓年輕人除了憤慨外,也滿著深深的無力感。他們之間能力比較好、家裡經濟許可的,都想著趕快逃離鬼島去美國念碩士,希望能留在美國有頭有臉的大公司工作。其他的人只能藉著遊戲麻痺自己,不斷的拉鳥彈豬、不斷的消珠子。

 

這是一群沒有夢想、沒有理想的世代。

作為一個老師,我很難過。為什麼我們大人百般呵護、栽培、期待的下一代年輕人,會是這樣子的呢?你我的將來,都掌握在這群年輕人的未來發展。當一塊土地上的年輕人,對社會毫不關心,對家園充滿蔑視,對自已未來失去夢想,你我還有什麼將來可言?

該為這樣的情況負責?

讓孩子沒有夢想?

讓孩子對社會默不關心只想逃避?

讓孩子對於低薪的未來充滿著無奈?

不就是我們這些大人嗎?

 

因為我們沒把台灣經營好,所以讓孩子們對未來沒有希望。

因為我們眼看著不公義一再發生而無作為,所以讓孩子們充滿了無力感。

因為我們只會叫孩子去乖乖唸書就好,所以孩子們對社會漠不關心。

因為我們叫他們小孩子不懂不要管,所以孩子們自我設限認為自己無能。

所以這些年來,看著這群失落的世代,我一直很難過,真的很難過。

 

直到立法院30秒事件後,我在臉書發現:咦?同學開始改變了?原來在遊戲中麻痺的同學們,開始會去翻找各式各樣關於議案的相關資訊,開始會關心?開始會生氣!胰?他們會生氣?他們居然也會生氣!

原來在孩子們的內心底層,還是有著對這塊土地的愛!還有著對公平正義的渴求!原來他們不是麻痺的植物人!!

請不要在說學生是被煽動的,這對這群孩子來說,是個侮辱。

如果你跟我一樣看到很多學生的臉書的話,你會知道過去幾年在野黨在學生心中是多麼讓他們失望,在野黨被酸、被嫌惡的程度,不比執政黨好多少。當學運前幾日蘇主席號召民眾去立院時,網路上有許多學生覺得是在野黨割稻尾而氣憤不已。這群學生,絕對不是被大人煽動的。我看到的是臉書上許多同學彼此討論、彼此辯論後,最後自己決定了在這個事件的立場。有去立法院的人,也常在臉書上寫對於整個活動的反思、甚或質疑。這不是一群學生盲目被煽動的結果。

 

請爸媽們對自己的孩子有信心。當你們的訊息都來自台灣有線電視、台灣的報紙時,你們的孩子在網路上看到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文章資訊、來自各式各樣很有想法的人的部落格文章。孩子們的眼界、思考,其實已超過你能預期的境界。不要再說他們什麼都不懂,不要再說他們是被煽動的,那對他們來說是侮辱。也不要因為你們覺得林飛帆看起來很斯文、很潮,就以為你家小孩是因為迷姊迷妹而參與。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在臉書上還沒看過有學生討論學運領袖多帥、多潮。

爸媽們總認為,小孩的本分就是乖乖的唸書就好。請容我告訴爸媽們,只會乖乖唸書、埋首於書本的小孩,他們的未來是很令人憂心的。這個世界,已經跟你們年輕的時候不一樣了。二十年前,只要乖乖唸書拿到文憑,進到一家有名的公司,這輩子就安穩了。這樣的思維,在這個年代已經行不通了。現在世界的全球化程度、競爭的強度與速度,遠遠不是各位爸媽年輕的時候可及。Nokia 六年前不可一世,而今安在?聯發科兩年前被諸多媒體評論未來堪慮,而今營收創新高?企業興衰成亡,都是幾載之內!

爸媽們希望孩子只要乖乖唸書、乖乖盡本分工作就好。這樣一直乖乖下去,能夠培養出有自信、有創新思維的年輕人嗎?這些乖乖,能在這樣瞬息萬變的世界生存下去嗎?台灣需要的是有創新、有創意、有企圖心可以改變未來的年輕人。你們這一代不是老在罵台灣的年輕人軟趴趴、企圖心不夠、抗壓性不夠、積極度不夠?不是老是憂心他們以後無法跟大陸與世界其他地方充滿狼性的年輕人競爭?

為什麼台灣的年輕人會軟趴趴、沒企圖心、被動又不抗壓?不就是因為從小到大都被爸媽叫他乖乖的就好?從小學、國中、高中、大學,一路乖乖二十幾年的傢伙,我們還能期待他會多有狼性?對未來會多積極?從小被當乖乖養到大的,長大到公司也只能當乖乖的員工,跟著公司這艘大船一起浮、一起沉。乖乖是沒有能力開創新局,掌握自己的未來的。

 

在未來超競爭的世界裡,需要的是有能力的人,不是有學歷的人。當孩子設計開發能力很強的時候,他念哪個學校、哪個系,重要嗎?未來照樣拿高薪!

在未來超競爭的世界裡,需要的了解別人的人,不是關在自己世界的人。當孩子不了解這個世界、不了解人的話,是無法開創出成功的產品、好的事業的!

在未來超競爭的世界裡,需要的是有企圖心改變的人,不是常安於現狀的人。當孩子老是安於現狀的時後,他未來就不會有洞察力看到可以改變的地方,也就不會有企圖去做出別人沒想過得創新設計!

在未來的世界裡,王聰明們、宜靜們(靜香)會過得很辛苦。爸媽們,你們真的想要你的孩子一路當乖乖嗎?

當孩子的同學、朋友被人打的頭破血流時,爸媽們難道希望他當作沒看到、什麼都不要想也不要講,乖乖唸書就好?那你們不只是要求他當一個乖乖而已,而且還是逼他當一個麻木不仁的乖乖。這真的是我們想要栽培出來的孩子嗎?

作為老師,我懇求各位爸媽至少給孩子一個自由思考的空間。你們擔心他的安危,希望他不要去現場,我完全可以理解。請你們好好跟孩子說你們是多麼的擔心他的安全,讓他們自己作決定。但請不要硬用自己的立場去告訴孩子說他什麼都不懂,大人講的就是對的,甚至不准他在臉書跟同學發文討論。這群孩子好不容易才從植物人世代甦醒,好不容易開始關心這個社會,好不容易才對這塊土地有愛有期待。

請你們不要再逼這些孩子重回昏沉、重回冷漠、重回無奈的麻痺狀態了,好嗎?

資訊來源:台灣大學電機系副教授 葉丙成

 

 

學生的身分特別嗎?

學生的身分不特別,只不過學生身分代表一個手無寸鐵、有耳無口的弱勢,他們不只沒有物理的劍,也沒有知識的劍,他們通常人微言輕,沒有實力可以展現,沒有籌碼可以交換,縱使大聲說話,也沒人聽得見,也通常不會受到正眼看待。

所以有人認為可以教訓他們思想薄弱,所以有人認為可以嘲諷他們還不能養活自己,憑甚麼自稱人民,要求他們閉嘴。

但是正好因為他們總難免讓人恣意教訓、他們總難免遭受不能自食其力的羞辱,而因此成為憲法要特別保護的弱勢。要還不能養活自己的人閉嘴,剛好不符合保護弱勢的憲法初衷。

他們當然知道最好是回家、回學校去充實自己、加強自己的競爭力,但是他們沒有最好的選擇,他們只有最差的選擇。他們沒得光榮撤退,他們只需要平安回家。打開門讓他們平安出來的鑰匙,在掌握國家機器的人手裡。

*作者為前大法官 許玉秀

from 風傳媒 專家評析:正當程序箴言:愈緊急愈要遵守

 

 

 

pian:

我平常大概都一點半左右睡,3/19那天正視了這個問題後,

從此之後幾乎都兩點半,甚至是快三點才睡,

我寧可多花點時間去找些文章來看,去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強化自己的理論,試著去說服別人,

當然我也把這當作是在訓練我自己談判的能力。

 

但有些人,真的是你花再多時間跟他說什麼,他仍然是當個屁,連看都不看,

一直在臉書上狂貼都是「民進黨的陰謀!」

乾!就跟你說了,不要再被兩黨抓著團團轉了,還一直傻傻地陷入政治圈套,

兩個都是垃圾黨!每個人都在等三個月期限,然後開始大鬧一番。

他們才不在乎台灣未來怎樣,短視的一群,只知道為自己的利益!

 

如果真心覺得是「民進黨的陰謀」的話,

那我想請問,為什麼學生提出來的方案會比「民進黨」還要好?

為什麼學生做了「民進黨」做不到的事情?

為什麼學生提出了更多「民進黨」提不出來的東西?

 

如果民進黨真可以在330動員到50萬人的話,那他們早在兩年前就贏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為什麼你們看不到一大堆孩子、公民們,自動自發走到那個現場,

去和大家討論什麼才是對我們最好的審議制度?什麼才是對台灣最好的民主方式?

 

全台灣偏藍的媒體、報紙一大堆,

光憑民視和三立、自由,就真的可以幹掉其他報紙和媒體嗎?

 

那些學生曾參與「民進黨」的活動。嗯~ 我想這無法否認,所以呢?

毛澤東以前也是國民黨員啊!陳水扁以前也是國民黨員啊!

 

 

140406_人民議會  

(轉:臉書-台大新聞E論壇 4/5  人民議會)

 

140406_人民議會_2  

轉 :同上

 

很多父母都希望我們多唸書,將來有好前途,

大多也是因為自己年輕的時候,就很早出來賺錢,沒有唸到太多書,

所以都是做勞力的工作。

 

但書唸多,就是會變成這樣,尤其是人文類的,

「法國大革命」教了我們,人人生而平等、我們天生擁有自由、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這話的權利

自由得來不易,因為「權力」總是使人瘋狂地想要追逐,

而「收集」一大堆人的自由後,就可以變成自己的財產,

我總是這麼看待的,「自由」在某些人眼中是高尚無價的寶物,所以總是想要強奪它。

 

我要是去年沒遇到我們系上兩位老師的話,我想我現在大概在台灣也是屬於漠不關心的那一群,

我想,我現在估計連自己是「臺灣人」還是「中國人」都分不清楚吧!?

來到這裡,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identity是自己選擇的,不是別人幫我定義的。

 

有些朋友,他們卻老是藉口自己窮、一大堆債,沒那個鳥時間去管這些社會大亂的事情

自以為社會和平就等於世界美好,他們寧可不去看這世界最醜陋的一面,

只想把自己關在幻想的、自以為的美好世界裡。

我還是那句,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活在楚門的世界的話,你就會崩潰的

當然,我沒那個資格去威迫對方面對「赤裸裸」的現實、真實,

 

但是,當你的選擇危害到我的「自由」時,我就會跟你拼命!

在一個民主國家裡生活,作為一個公民、國民,你就有那個義務去監督這個政府,

如果你不想監督,不想履行你該做的國民、公民義務的話,

拜託,你可以現在出國去投奔對岸!

那裡的政府會幫你打理好一切!

在那裡,你不必每天都去監督政府,你只要乖乖聽話,別鬧事就行。

老實說,我也想那樣生活啊!幹麼把這自己搞那麼累,馬的,害得我現在論文都無法專心看!

 

中國在國際上打壓我們,為了就是統一我們,

現在想使我們的經濟層面上完全依賴他們,要是萬一哪一天他們切斷了這電源,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根本就打不贏胖虎啊!

照姚立明老師的話,

「中國是臺灣政治上的敵人,中國是臺灣軍事上最大的敵人,

可是中國是臺灣最重要的經濟伙伴,

你覺得馬英九這樣操作,它將來不會有問題嗎?這就是人民抗爭的正當性!」

 

談判前不能看、不能談,簽了以後不能改、不能審。

你跟我說這叫「民主」? 

那你倒不如從我小時候就開始給我洗腦,不要教我什麼叫民主、不要教我什麼叫自由,

我現在就會乖乖的聽話了。

 

你們讓我們學會遊戲規則,卻不能讓我們玩,還到處製造一大堆「潛規則」

民主社會是「少數服從多數」,可是,「多數要懂得尊重少數」

那我想請問,馬政府上台後有尊重過「少數」的意見嗎

現在壯大成了「多數」,卻反過來批評他們是「暴民」!?

規矩都你定的就是了!那我們玩屁啊?

怎麼跟我鬥  

。。咳咳

這就是所謂的「公民不服從/시민불복종」,當政府破壞遊戲規則時,人民有權不服從。

 

 

世界上很有名的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 - 牧師馬丁·尼莫拉的懺悔詩

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在德國,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 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轉自:台灣wiki - 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

 

 之前洪仲丘事情,又在後面加了一句:因為都被抓走了。

 

 

I just hope

J2gIBoP  

 

---個人小抱怨

什麼「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也可以把這話翻過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這話根本就是亂七八糟不合邏輯的話,

那照這麼說,我們可以回到元朝時代,那個近幾乎全亞洲統一的時代嗎?

 

 

 

 3/28寫的文章,我拖到今天才寫完...

創作者介紹

↑ ~ 宋編編研究韓國的世界 ~ ↑

宋編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